智庫中國 > 

觸發美國股市調整的因素正在聚集

來源:人大重陽網 | 作者:趙錫軍 | 時間:2019-11-18 | 責編:申罡

趙錫軍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、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


近期,美國股市持續上漲,納指再創收盤歷史新高。美國總統特朗普抨擊美聯儲對于降息猶豫不決,拖累了美國經濟和股市,并認為美聯儲應該繼續降息。


費城聯儲主席哈克表示,他反對美聯儲在10月份貨幣政策會議上降息的決定,并稱其當前既不支持降息也不支持加息。


“此輪股市的上漲來自實體經濟的支撐是遠小于來自貨幣政策的支撐。”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對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,美國股市上漲和美國經濟出現了比較不一致情況,美國近一輪的貨幣政策量化寬松并且美國債務不斷創新高,“貨幣放水,財政放水”,美國經濟本身沒有太多變化,但放水的錢支撐了股市。相對于美國經濟本身來說,財政貨幣政策出現問題對股市產生的影響會更大。


“美國實體經濟走弱,尤其是傳統制造業,但集中在高科技領域的高端制造業以及新經濟領域有一定的成長性。”趙錫軍進一步表示。


蘇寧金融研究院投資策略研究中心主任顧慧君在接受《證券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美國經濟中表現較弱的是制造業,ISM公布的10月美國制造業PMI只有48.3,低于預期,表明美國制造業處于萎縮當中,平均小時工資也環比下降。如果宏觀經濟轉弱的信號增多,其對美股的支撐作用將減弱。


“美股當前估值處于歷史高位,因此任何關于美股盈利能力轉弱的信號都將帶來美股較大的波動。” 顧慧君分析認為,美國經濟當前多空信號交織出現,但其持續擴張已近10年,已處于復蘇后期,經濟增速下降甚至轉向的風險加大,加上美國力推貿易上的單邊主義,加大了美國經濟走弱的風險。


對于納斯達克的走高,趙錫軍表示,但從科技領域來看,美國的科技水平較強,而納斯達克又有一些質量較高的科技公司,在美國經濟增速放緩,傳統制造業萎縮的情況下,投資者資金更加謹慎,從而有更高的可能性流向質量較高的幾家高科技企業。


“從現在來看,美國高科技的發展支撐著納斯達克股市。”申萬宏源(4.710, -0.03, -0.63%)證券研究所首席市場專家桂浩明對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,美國在高科技上還是較為領先的,所以包含這些高科技公司的美國納斯達克指數走強,一方面流動性較充分,另一方面,高科技公司有其成長性。


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對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,美國股市持續上漲,是有一定支撐的。新經濟不斷成長,市場集中度提升,工人參加工會比重下滑,導致美國資本收入份額提升,加上美聯儲降息擴表,美國資本回報率仍較高,這對股市有支撐。經濟周期是難以逃避的,貨幣寬松可以拉長經濟周期,但是經濟向下遲早會到來。另外,還要警惕美國債務風險。美國企業經過次貸危機時的去杠桿,2012年開始加杠桿,2019年一季度末杠桿率達到74.9%,創歷史新高。最后,美國和主要貿易伙伴的貿易摩擦還存在不確定性,也可能觸發美國股市調整。


“影響資本回報率的不僅僅有經濟增速,還有資本收入份額、融資成本等,美國三季度實際GDP環比增長1.9%,較前值略下滑0.1個百分點,PMI等先行指標先顯示經濟周期向下,但是美聯儲降息、擴表會拉長經濟周期,把經濟周期拐點的時間延后,還會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,對股市有所支撐。”潘向東認為。


“從長期角度來看,新經濟帶來的市場集中度提升,工人參加工會比重下滑,導致美國資本收入份額提升,即使經濟增速下滑,資本收益率也會平穩,進而對資本市場有支撐。”潘向東進一步表示,由于美國國債是重要的安全資產,全球需求很大,美國赤字率、國家債務并不是嚴重的問題,對股市的影響也有限。整體來看,美國股市還比較健康,需要的警惕的是,雖然美國政府債務不是很大的問題,但卻應關注企業債務風險。此外,特朗普政府上臺后,采取貿易保護主義,美國和主要貿易伙伴的貿易沖突,也可能促使股市調整。



發表評論

波叔一波中特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