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庫中國 > 

居于首位的是穩就業

來源:學習時報 | 作者:賴德勝 | 時間:2019-11-18 | 責編:申罡

根據變化了的國內外經濟形勢,去年7月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了“六穩”工作方針,即穩就業、穩金融、穩外貿、穩外資、穩投資、穩預期,其中穩就業居于“六穩”之首。一年多來的實踐證明,“六穩”工作方針是有遠見的,有很強的針對性,而且卓有成效,在國際經貿不確定性不斷增多的環境下,我國經濟仍然實現了預期的增長,就業形勢整體穩定可控,脫貧攻堅戰步步為營,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堅定了厚實的基礎。

但隨著經濟下行壓力的增大和人工成本的增加,有聲音對穩就業居于“六穩”之首提出了疑問,認為想辦法讓企業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,為此,即使失業率適當增加也是可以的。對這種聲音,我們需要有清醒的認識和足夠的警惕,并要繼續將穩就業置于首要位置,使人民群眾有更多的獲得感、幸福感和安全感。

越是在經濟下行壓力大的時候,越要把就業置于更加突出的位置。就業是民生之本,是最大的民生。保持比較充分的就業,也是社會穩定運行的重要前提。經濟增長比較好的時候,企業對勞動力的需求旺盛,創業機會也比較多,就業問題比較好解決,政府更需要關心的可能是通貨膨脹、經濟結構、資源環境等問題。但在經濟下行階段,企業對勞動力的需求有可能會減少,創業機會也可能相對減少,就業壓力隨之增加。如果不切實采取措施,失業率可能會有比較明顯的提高,這將帶來一系列問題。今年以來,我國就業的主要指標繼續保持在合理區間。根據人社部的數據,1—9月份,全國城鎮新增就業1097萬,基本完成全年目標任務;三季度全國城鎮登記失業率為3.61%,同比下降0.21個百分點;9月份,全國調查失業率為5.2%,低于5.5%的控制目標。但就業領域的這一優異表現,并不是說我國就業壓力小了,沒有就業問題了,而是表明中央和地方政府,將穩就業作為重中之重的工作來抓,并采取了諸多措施,效果顯現了,硬是將潛在的就業壓力化解了。但可以想見的是,隨著中美經貿摩擦不斷升級、最嚴格的生態保護制度的實行、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科技的廣泛運用等,局部地區和部分行業,將可能會有比較明顯的失業現象,就業壓力仍將像是懸在頭上的一把利劍,需要提防和化解。因此,穩就業仍需要被置于首要位置。

當然,穩就業有賴于發揮其他“五穩”的效能。其中,穩金融、穩外貿、穩外資、穩投資涉及經濟增長問題。雖然最終消費需求已經成為驅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力量,但在現階段,外需和投資對于經濟增長的重要性仍不言而喻。根據世界銀行發布的《全球營商環境報告2020》,我國營商環境全球排名繼去年從此前78位躍至46位后,今年再度提升至第31位。而隨著《優化營商環境條例》的正式頒布,我國的營商環境將會更加優化,這對于穩外資、穩投資是十分重要的。由于中美經貿摩擦不斷升級,外貿的不確定性將比較大,但隨著進口博覽會的舉辦、“一帶一路”倡議的落地,特別是穩外貿措施的不斷出臺,我國外貿也呈現出比較穩定的態勢。至于金融風險,應該講是客觀存在的,因此,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將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作為三大攻堅戰之一。經過實施去杠桿、脫虛向實、對外開放等措施,金融漸穩。可以說,金融、外貿、外資和投資的穩定,確保了經濟增長穩定在合理區間,這夯實了穩就業的物質基礎。穩預期雖在“六穩”工作中居于末位,但穩預期就是穩信心,而信心比黃金還重要。由于經濟韌性不斷增強,人們對中國經濟的未來普遍信心比較足。十九屆四中全會總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13個顯著優勢,更給人們帶來了穩定的預期。總之,穩金融、穩外貿、穩外資、穩投資、穩預期的效能不斷得到釋放,穩就業也就有了比較扎實的基礎。

穩就業是項長期任務。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“要健全有利于更充分更高質量就業的促進機制”,這意味著,穩就業不僅要實現更充分的就業,而且要實現更高質量的就業。在經濟下行壓力比較大的時候,確保就業更充分可能是比較緊迫的事情,穩就業就是要使失業率控制在一個比較低的水平;在經濟增長形勢比較好和經濟發展的高階階段,確保就業更高質量可能是更重要的事情,穩就業就是要在更充分就業的基礎上不斷提升就業質量,實現體面就業。這同時意味著,穩就業需要有一種促進機制,而且這種促進機制是要管長遠的。經過70年的探索和實踐,我國已經建立起了一套穩就業、促就業的機制,包括從以人民為中心思想到就業優先戰略;從財政政策、貨幣政策到就業優先政策;從鼓勵就業崗位的創造和維持,到重視勞動者素質技能的提升等。但這套機制需要與時俱進,既要堅持,也要完善,在堅持和完善中不斷推進勞動力市場、就業領域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。


發表評論

波叔一波中特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