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庫中國 > 

困境中的北約也打“中國威脅”牌?

來源:環球時報 | 作者:王義桅 吳昕澤 | 時間:2019-11-19 | 責編:申罡

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日前到訪美國,再次強調了美歐紐帶的重要性,稱這符合所有成員國利益。這次訪問是對下月初北約首腦峰會的預熱,意在修好北約與美國關系,鞏固大西洋聯盟。但不少人關心的是,北約接下來的戰略會在多大程度上受美國影響,尤其是否會和美國一起合推“中國威脅論”?畢竟,斯托爾滕貝格今年8月就曾表示,北約需要直面中國崛起,更好地理解中國崛起造成的影響。在美國影響下,北約也越來越關注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的所謂“威脅”。


北約今年七十歲,但卻“七十而惑”。冷戰期間,北約一直是旨在對抗蘇聯和華約集團的軍事聯盟,是跨大西洋關系的重要紐帶。成立之初,北約首任秘書長就用三句話概括了北約的宗旨:留住美國人、擋住蘇聯人、壓住德國人。但冷戰后,傳統對手的消失使北約合法性困境凸顯:蘇聯解體、華約解散,宿敵不復存在;東西德也統一成北約成員國,不再對盟國造成軍事威脅;美國利益優先又有排斥北約的傾向。


這種情況下,北約尋求轉型以應對合法性危機。通過一次次戰略調整,北約從一個軍事聯盟逐漸轉變為政治—軍事聯盟,職能與勢力范圍也發生很大變化:從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、依靠傳統軍事實力反對共產主義的集體防御聯盟,發展到綜合各種手段應對非傳統安全威脅的政治性聯盟;從以維護歐洲和大西洋地區安全,發展到伙伴和利益遍及全球。歸根到底,北約的戰略調整受到美國安全戰略和軍事戰略影響,這不只是因為美國占了北約開支的七成,更因為它掌握了北約的“大腦”。



當然,國際形勢不斷變化,各成員國利益相互交織,北約也在不斷尋找新的目標與使命,不斷思考調整自己的戰略方向。下月初的首腦峰會上,北約各成員國有望討論并通過新的戰略概念,為北約未來發展定調。那么,在美國影響下,北約是否會如一些人分析的那樣,更加關注“中國威脅”的議題,甚至將中國列為下一個對手?


新世紀以前,除了1999年北約轟炸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事件,中國與北約幾乎沒什么接觸,北約的戰略重點也不在亞洲。但進入新世紀,隨著國際環境變化以及中國快速發展,中國日益走向世界舞臺中央,這越來越引起美國與北約的重視。隨著美國等西方國家將中國視為“挑戰”“威脅”,北約自然也要跟上。北約在亞洲對“全球合作伙伴”的拓展,使其事實上已與中國“接壤”。


難以突破的合法性困境是北約永遠的痛。在這種情況下,中國的投資和技術進入歐洲、“一帶一路”的全球拓展等,都使北約議題范圍中的中國因素越來越凸出。具體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:


一是高新技術領域。在今年慕尼黑安全會議上,美國副總統彭斯告誡歐洲盟友,稱與中國合作建設5G基礎設施會帶來安全威脅。北約前秘書長拉斯穆森也曾表示,對中國參與歐洲5G和其他建設帶來的威脅,歐洲國家正保持越來越清醒的態度。可見,北約已對中國5G等高新技術帶來的“沖擊”有所關注,這將成為北約未來的議題之一。


二是北極問題。北約通過第一階段東擴和“全球合作伙伴”關系等將影響向全球擴展。隨著與日本、韓國、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國關系的建立和發展,北約利益范圍已進駐太平洋和印度洋等地區,而北冰洋地區正成為其下一步重點關注的區域。北約把保護成員國能源安全作為戰略目標,但實際上是把圍繞北極能源、航道等資源的共享發展,異化為一場地緣政治爭奪。北極域內外國家在北極擁有廣泛的環境利益、科研利益、經濟利益和政治利益,中國近年來也積極投身北極的發展合作,提出共建“冰上絲綢之路”,但卻引起北約對中國所謂戰略企圖的警惕。


三是海洋問題。如同極地地區一樣,海洋也是人類未來發展的重要領域。西方國家很早便開始重視海洋開發和海軍建設,世界的重要海洋區域也基本都由西方大國掌控。如今,快速發展的中國日益意識到海洋的重要性,并就此進行戰略調整。這顯然引起美國與北約的恐慌。未來,海洋問題將成為中國與北約利益交織的一環。


話說回來,就算北約更“重視”中國,甚至和美國一樣炒作“中國威脅論”,也不代表雙方就是完全的利益沖突。中國與北約雖在意識形態、價值信念、戰略目標等方面存在差異,但二者在一些共同關注領域也存在合作的可能性與現實性。


一方面,在應對全球性非傳統安全威脅方面,比如恐怖主義、自然災害、氣候變化、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等領域,中國與北約可以開展合作。事實上,雙方已在阿富汗問題上展開了不錯的合作。另一方面,北約雖然是有著特定歷史和意識形態背景的產物,但在組織管理和轉型等方面,還是能為其他國際組織的發展提供經驗或教訓。無論當下一些國際機構的改革,還是上合組織等的構建完善,都可從中尋找鏡鑒。


總之,美國的單邊主義和“美國優先”原則已導致北約被邊緣化,面臨國際社會新的發展趨勢,北約正尋求再轉型以獲取新的合法性來源。一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,一個是全球軍事實力最強的政治—軍事聯盟,中國與北約在國際舞臺相遇,二者可能會有利益沖突,也會存在競爭,尤其北約可能在前面所說的一些特定議題領域為中國制造挑戰。但筆者認為,目前這些還只是功能性領域的競爭,不會是全面敵對。畢竟,跨大西洋關系的鴻溝在擴大,美歐對華看法并不一致。中國在準備好應對挑戰的同時,也要更重視加強與北約的交流,減少誤解和誤判,拓展雙方共同利益,探索合作共贏之道。(作者分別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和2017級博士生)


發表評論

波叔一波中特论坛